2010年8月2日 星期一

中國農產品與勞工早已開放

轉載鄒景雯/專訪



兩岸ECFA的簽署,真的對台灣農業沒有傷害嗎?開南大學榮譽講
教授、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農經博士吳明敏指出,兩岸農業交流的真相
,就是台灣的資金、技術、人才單邊輸血,中國生產的農產品回銷台灣
,取代台灣農產品在日本、美國和歐盟的國際市場商機。他也提醒,魔
鬼藏在ECFA文本的外面,其實中國勞工與農產品早就以行政命令悄
悄擴大開放了。(梁案:其他所謂不開放項目有無可能?)


文心蘭銷中國 價低又難競爭


問:ECFA早收清單公布,未增加開放中國農產品進口台灣,是否
台灣農業就沒有衝擊了?馬政府強調這次ECFA談判台灣有18
產品可在兩年內逐漸降為零關稅出口中國,對於農民是大利多,你又如
何看待?


吳明敏:這次雖然暫時未進一步開放830項管制的中國農產品,但
多人沒注意到,在ECFA簽署之前,馬政府公布的「大陸地區人民
來台投資業別項目」中,已經開放了含農產品在內的101項服業,
可由中國人來台投資,包括穀類及豆類、花卉、蔬果、水產品農產原
料、冷凍調理食品等批發業;蔬果、肉品、水產品、其他食及飲料、
菸草製品的零售業;涉及通路的陸上運輸業;甚至餐飲業這個影響不
容小覷。這就好像COSTCO量販店,裡面賣的多是美國的產品,同樣的
,中國到台灣經營農產批發業、物流與零售業,當然要會賣目前可以
進口的中國農產品,也將增加中國農產品藉由泰國越南等第三地輾轉
來台的誘因,並且引進中國員工。由於我國對泰、越南並未設限,這
等於對830項管制農產品開了一個缺口,因此說ECFA沒開放,其
實中國勞工與農產品早就以行政命令悄悄擴大開放了。這叫做魔鬼藏在
ECFA文本的外面。


至於這18項列入早收的農產品,農委會到處大力宣傳的,只提文心
、茶葉、甲魚蛋、石斑魚,其他品項大多沒有太多著墨,因為這些
項目大部分過去輸往中國的業績根本是零或接近於零。香蕉除了200
年國共在博鰲論壇政治作多外,銷售金額也很少。為什麼?以香蕉為
例,2006年11月在上海的到岸價格每公斤新台幣二十七.五元
南投蕉)、二十五元(高屏蕉),加上十三%關稅、十七%增值稅以及
催熟等管銷費用二成計算,零售價至少需要四十元台幣,但當時上海超
市的賣價每公斤只有十九.三元台幣,在價格上完全不具競爭性,其差
距即使零關稅亦不足消除。


又以大家最愛提的柳丁為例,去年一月的A級品,台北農產運銷公司
發價每公斤二十元,嘉義梅山果農合作社輸往中國,每公斤十三.五元
,國內價格高於輸往中國的價格。同時,依照合約,台灣柳丁的到岸價
格每公斤二十六.一元,加上十七%增值稅和二成管銷,合理零售價粗
估至少三十六.五元,但中國淘寶網上的價格,每公斤折合台幣十七.
五元,其在中國的售價不及正常商業行為價格的一半。


政府宣傳的文心蘭,稱「未來希望達到銷陸五百萬支目標」,這是不
能的。目前台灣的文心蘭主要銷日本,批發價格每株約一百日圓,折合
台幣約三十到三十五元,在中國的價格大約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一;況且
,文心蘭在中國種植的成本大約是台灣的三分之一至一半,大家當然銷
價格好的日本才有競爭力,怎麼會銷中國呢?


赴中養石斑魚 當地偷學技術


台灣的茶葉具敏感性的品種台茶十二、台茶十四、烏龍,早就已經無
流入中國;石斑魚中的金錢斑、龍膽石斑,亦同。現在在中國的台商,
雖然技術人員用自己人,低階勞動的才用當地人,但他們告訴我,遲早
有一天都會被學走,因此即使有短多,但未來是長空。我也擔心這些短
利項目如果一窩蜂搶種與養殖,所必然而來的風險,萬一血本無歸,是
不是政府要負責?養殖業者一定要特別注意,石斑的主要核心技術已經
外流了,加上中國的土地、人工便宜,又具有市場接近性,一定要小心
審慎。


我要強調的是,兩岸農業交流的真相,就是台灣的資金、技術、人才
邊輸血,中國生產的農產品回銷台灣,取代台灣農產品在日本、美國和
歐盟的國際市場商機,導致台灣農產品的國際貿易逆差擴大。以日本市
場為例,1990年日本自各國輸入的「食料品、動植物生產品」,台
灣排名第二,中國第四,到2008年,中國排名第二,台灣已經掉
十九名。另外提供一個驚人數據,1992年,台灣與中國農產品輸往
日本的比率各佔其總進口額的七.三%與七.八%,到了2008年,
灣降到只剩一%,中國則成長到九.八%,我們賣到日本的農產品居
然這麼少,這是許多人想像不到的。(見附表)




中國蔬菜輸入 是台輸中33倍


問:馬總統經常說,「要幫忙出賣台灣的水果」,並且在報紙上大作
告,說海運直航後農產品出口大陸倍增,難道事實不是這樣?


吳:2009年,台灣的生鮮冷藏水果出口到中國為五O八萬四千美元
確實較2008年的二三一萬美元多一倍,但中國輸台的生鮮冷藏水
果為一二九三萬美元,是台灣去中國的二.五倍。又如今年一到六月,
灣生鮮冷藏蔬菜出口到中國為六萬九千美元,但同期中國輸入台灣的
冷藏蔬菜是二二六萬三千美元,中國來的比台灣去的高達三十三倍,
航後是去變多了,但來得更多,這為什麼不提呢(梁案:只要能撐過20
12,為什麼要提呢)?


去年,中國農產品輸入台灣五億五千萬美元,台灣農產品出口到中國三
億六千四百萬美元,貿易逆差達六十億台幣。今年一到六月,中國農產
品進來二億九千九百萬美元,包括冷凍蔬菜、水果、魚,甚至茶葉等,
你現在在市場看得出來嗎?這麼多已經到台灣的農產品,其中1067
項仍課五%至二十%的關稅,其到岸價格均低於台灣的產地價格,如果
不能註明原產地,消費者根本無從辨識,不利食品安全的維護,我國的
農產品也將無法與之競爭。


立法廢CAS 避免混淆產地


因此,政府必須要求中國盡速將「產地是中國的台灣品種農產品」,
國內外市場明顯標示出來;進口農產品的來源國別之「生產基地」更須
透明,積極推動「原產地標示」。此外,尊重台灣農業的智財權、尊重
台灣和台灣的地名,有效制裁侵犯台灣農產品註冊商標和專利權等行為
,才是比報喜不報憂更迫切的事情。


馬政府上台後,大量編列農產品CAS預算,減少農產品生產履歷TA
P預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標準化協會」也是簡稱「CAS標準
,我國多數CAS農產品的原料來自中國等開發中國家,尤其中國多
數農漁產品的品種源自台灣,福建省等地的生產緯度和我國接近,我國
生產的農產品很容易被中國產地的台灣品種農產品魚目混珠。


推動產銷履歷 建立品牌價值


江陳四次會更明訂,我國將和中國推動「重點領域共通標準」以及度
衡統一。未來,Made in Taiwan加工食品的原料,來自中國等國外會愈
愈多,在國外製造Made by Taiwan的加工食品或者台灣品種產地不是
的農產品,也將逐漸增加。台灣農產品於國際市場的認知,即成為
Made in China,這會嚴重傷害台灣農產品的品牌價值。我主張積極推動
產銷履歷與有機農業,並應盡速立法廢除CAS,改以其他較適當的名
稱,以免混淆不清。


農業有糧食安全、社會安定、水資源截流和生物多樣性等多功能,不
單純以農業產值僅占GDP一.四,就漠視其重要性。農委會必須坦然
面對台灣農業遭逢的衝擊,積極應對,這才是負責任政府的作為。我們
希望與中國雙贏,但不能把人民的薪資水平拉低,不能自動成為海西的
一部分,如果交流的目的是要與中國的所得、生活環境一致,這不是多
數人樂見的。


站在台灣農民的立場,當我看到孫明賢(前農委會主委)去中國當農
顧問,江丙坤(海基會董事長)為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揭牌,我不知道
該怎麼看待他們?鼓勵台灣農業資金、技術和人才去中國投資,這是台
商的農業政策,不是以台灣農民的福祉為思考的政策。當貧富差距拉大
、糧食安全難以確保、食品安全管理等問題更加複雜,以農業生態系遭
到破壞等隱憂逐漸浮現,台灣農業的確已經來到關鍵的十字路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