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5日 星期日

苗栗縣長劉大人率領怪手踏平大埔、唆使鐵蹄摧殘人權的委屈

日前我的視線模糊了,
這是五年來的首次,
距離家母94年往生的首次。
在無惻隱之心的人的眼裡,
人的價值決定決定於多數的98/100,
2/100的人不是人嗎?
選舉才是少數服從多數吧?
總不能為了達成一人之政見、為了提高GDP,
而背棄憲法、天理與農民,
瘋狂的圈地!
何況,
科學園區土地閒置率超過二成,
六大工業區如彰濱的平均使用率不到一半,
卻又開發新園區土地,
犧牲民眾。

法律與憲法牴觸無效,
憲法明訂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生命與財產/工作權,
農地與稻穀是農民的生命與財產/工作權之所繫。
任何白晝或暗夜率領軍警橫行於農地與稻穀的反人權行為,
不但違法,
更是天地不容,
人神共憤。
當前並非武氏執政,
何以迭見駱賓王?
如前有林火旺、南方朔、張大春...
後有大埔阿嬤自殺、相思寮農民、雲林麥寮人民等抗爭...


再生稻就可以恣意摧毀嗎?
自始違法與漠視人性的行徑令人髮直!
何況,當前正值第一期稻作,
哪來再生稻?
錯誤的決策比貪汙可怕且可恨
因為決策權看似有法令依據,
看似合理,
但可能踐踏了學識、人格、尊嚴與生靈,
經不起專業的檢驗,
但基於自利,
有些人往往向當權派靠攏,
決策錯誤不易究責,
而貪污則相反;
決策有時極為複雜或涉及幾年以後的很多人,
造成多少生靈生命的/健康的/巨額的重大損失,
何止幾億、何止健康、何止幾條人命,
可人民往往無從得知或無法追究法律責任,
找理由推卸責任太容易了。

又如ECFA有無政治意涵呢?
前經濟部長尹啟銘大人奉命消毒說一點都沒有,
那是癡人說夢,
也把你我他當傻瓜。
ECFA就是在一個中國的前提,
才有可能訂定,
大陸官方多年來以一中說詞限縮台灣,
沒有絲毫改變。
大陸所謂九二共識的終極目標就是一國兩制。
任何政黨只要肯承認沒有共識的九二共識,
都可以跟大陸簽訂ECFA
中國強調一個中國,
我國對內強調九二共識,各自表述,
但中國可能容許各自表述嗎?
君不見執政當局對大陸,
往往不提或不敢提九二共識,各自表述;
事實上並無九二共識,各自表述之法律文件。
有法律文件才有一定法律效力,
何況,法律文件有時也會被擱置或毀棄。
九二共識是甚麼,
蘇起也承認那是他自創的名詞,
應直接記載為各表一中或一中各表!
國際上大多數國家所承認的一個中國指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在他們的建交公報都是那樣寫的;
中國憲法也明文規定國家統一,
大陸容許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嗎?
台海雙方簽訂任何協議,
都是在此一中框架下,
協議文本哪需出現一中或類似字眼呢?
台灣可以推行識正書簡?可以不要美國協防?
可台灣的國防也許只能撐一週
我們已不再漢賊不兩立,
我們已承認大陸是個國家。
中華民國被大陸承認了嗎?
單方面擱置中華民國的主權承認叫做棄異存同嗎?
我很好奇,
國政與國安高層中有無老成謀國之臣?

理性的人都知道經濟與國安關係密切,
所以多年前我國一直分散對美貿易的過度依賴,
一方面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風險
一方面如不能提升我國產業,
做好整體經濟戰略,
最後勢必無法生存,
動搖國安?
只不夠那已是多年後的事,
但已無人可以究責。
高明的戰略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運用政治,
最好以經濟或文化藝術等來包裝
生意人可以只談賺錢,
執政者絕對不行,
除非要詐騙或棄守台灣。
毫無整體經濟戰略思考,
竟然可以擔任部長等等,
真令人對我國國安處境不寒而慄。
不止主張台灣共和國,即便認同中華民國,
都有國安問題,
因為,
大陸有反分裂法-不論台灣共和國式或中華民國式都是台獨;
反之,
同屬一國,
當然沒有國安問題。
其實,
與國際社會來往的基礎,
都必須無國安之虞。
國安是不能實驗的或靠善意與否。

包括大陸在內的國際社會,
以經濟做為政治工具,
屢見不鮮ㄚ!
中國、美國或聯合國實施很多經濟制裁!


大陸旅遊團出發前,
領隊都必須接受國台辦政治教育,
就像以前我國在軍中的政戰教育,
尹大人你不知道嗎?


應該先達到競選政見633、
尹大人等人所說股市上萬點,
證明準備好了,馬上漸漸好了!
才能談是否有黃金吧?
為何黃金只能十年?
這與WTO規定十年內,
所有人才、產業、資金大多數都必須開放有關吧?
因為ECFA即WTO的一環。
台灣強到可以不必遵守WTO的雙邊或區域貿易規範?
又為何一項框架協定或關稅減讓就可以帶來黃金十年,
或蕭萬長的轉大人廣告,
果真如此,
那何必博士內閣?
財經、國安等部會都可以廢了?
台灣經濟發展幾乎完全要依賴所謂讓利、優惠?
真是太有出息了!
可以說是變相的唱衰台灣,
關稅減讓本來就是互惠的
大陸之所以壯大,
台灣有其貢獻,
台灣近半對外投資在單一國家-中國。

相對於對大陸全面或大部分開放而言,
先前有部分管制;
但是,如無其他作為,
對大陸全面或大部分開放也是鎖國-鎖在中國,
原因很簡單,
台灣產品到大陸容易了、量大了,
固然有其利益,
但台灣對外投資或產業外移也勢必加速集中於大陸,
大陸直接或間接賣來台灣的會多上好幾倍,
台灣每年流到大陸的資金超過千億美元,
台灣的貧富差距將拉大,
失業人口也會更多,
見立法院法制局及預算中心到香港的考察報告
我們擔心的是執政當局在開放後如何因應,
而非反對開放,
沒有做好風險管理,
一味開放是危險的,
因為大陸要的是一國兩制。
有人會以全球化是當前國際趨勢來合理化全面開放,
但是,
別忘了世界最大的自由經濟體-美國也有貿易保護措施,
在三民主義中談到民族主義與國際主義的原理值得省思。

一項框架協定就可以帶來黃金十年的推論,
不知有任何學理根據或實證?
有早收就有早損,
也有可能早小收後大損,
或早大收後全損ㄚ!
反之亦然。
不到終局,
誰知贏家?
千萬不可沾沾自喜於早收、小收或眼前
重點在國家整體與長遠戰略。
台灣是很小的淺碟式經濟,
沒有國家整體與長遠發展戰略,
我們實在不忍想像當前若干產業的一點小利
可以維持多久?
不知執政當局有無雙贏之策?

黃金的內涵為何?
是成色十足,還是不足12K或鍍金?
十年黃金的標準是甚麼?
事實上,
並無實踐黃金十年的方案,
聽說曾委外規劃!
你會相信沒有政策方案與整體戰略的什麼黃金嗎?
如果沒有黃金或只有幾年黃金呢?
是少數資本家與政客的黃金十年,
或哪個產業的黃金十年,
或多數人的黃金十年?
恐怕很多農、漁、勞工與傳產不在其內,
甚至不少服務業、科技業......。
君不見政府因ECFA編了近千億補助款。


這是黑與白的分野,
而非藍綠,
難道有人患了色盲與狹心症
沒有人反對合理而符合國安的開放,
對ECFA,
我們只是提醒執政當局要有國家的整體戰略,
要守住中華民國的主權,
要積極與他國簽FTA,
說實話、做實事,
讓所有國人有幸福感與快樂的生活,
別把它作為轉移焦點或政治操作的工具,
別把它當作治國的唯一方案。
國家高於黨,
黨高於個人
個人有生死與侷限性,
因民主,政黨必然有輪替,
國家與人民福祉才是終極關懷。
因此,
批評現行當權者之政策與政績是天經地義的。
任何執政者都應被監督,
因執政者有權
並要概括所有當前政治責任,
而不是推給別人,
就是因為前任做不好或未臻理想,
才選後任來執政,
何況有時是民粹操控得逞
有正義感的反對者與知識份子永遠站在丟雞蛋的一方,
請問金溥聰大人,
這些人是否在在搞仇恨政治(八月十六日語)?
執政者應以理性與政績說服人民,
用語何必那麼仇恨?
說批評者的所有言論都是全盤否定這句話就是全盤否定,
很難讓人信服;
何況是非良窳,
尚待公斷。

有些人會以台灣民主政治呈一團亂象來否定民主,
真讓人匪夷所思。
難道人民都是奴才,
只適合封建統治。
那民權主義與中華民國憲法豈不成了廢話,
只是當遮羞布用。
是封建主義造就了奴才,
不是人民天生就是奴才;
加上黑金扭曲了理性/法治/負責的民主本質,
以至於導致民主亂象。
相信以台灣經濟水平/教育普及/民主初具規模,
民主陣痛期終將結束。
只要全民理性,
以政績檢驗當權者,
別從族群的、政黨的、利益的角度姑息養奸;
否則,
受害的是你自己,
甚至禍延子孫。
想想看,
1993年尹清楓命案,在涉嫌拉法耶艦佣金案的前法國外長迪馬
的庭審上,法國興業銀行台北分行前任總經理杜切爾指證,當
初六艘拉法耶艦議定價格為110億法郎,但因佣金原因,使總
價暴漲160億法郎,其中二十五億法郎佣金,有十七億法郎回
流法國,有八億法郎酬謝交易有功的台灣軍政要員,與此同時
瑞士也查到了拉法耶艦代理商汪傳甫,在瑞士蘇黎士銀行存入
的八億法郎佣金款。

為何只是代理商的汪傳甫可以擁有數億美金的巨額回扣,但真
像莫明,並有多人喪命!汪傳浦在瑞士被凍結的不法佣金原本
有五億二千萬美元,目前連同利息已增至七億餘美元,約折合
二二O億台幣。檢方查出,除瑞士外,汪另在開曼群島、盧森堡
、沙烏地阿拉伯等地,也有藏放佣金的帳戶。

本案只是冰山之一角,類似弊案實難以估計。

1.根據監察院歷年來的財產申報資料,苗栗縣長劉政鴻名下少有存款,所擁有的多筆土地,在其公職任內陸續脫手,2008年間更出清他在苗栗的所有土地。劉政鴻還有非常出色的償債能力?在他擔任縣長後,分別於2005年清償一千三百萬、2007年清償五千萬的巨額債務。

同樣位於高鐵苗栗站特定區內,古窯、其他民宅被拆除,唯獨苗栗縣長劉政鴻與親友的住家不動?

梁案:政府應及早設立能超然獨立行使職權的全新廉政署,徹徹底底的學習港、新,再搞個半套廉政署應付輿論,何必疊床架屋呢?並修改現行半套陽光法案,兌現當局多年前的承諾。

別扯英美法系/大陸法系什麼的,誰信呢?扁在任,甚至更早時,不少學者或政論名嘴批憲法中的總統有權無責,理論上現行憲法為雙首長制,事實上總統可以透過諸如國安會抓牢所有決策權,但總統不必到立院備詢,向人民負責等權責相符之機制。尤其總統如果又是執政黨主席時,手握提名大權,當執政黨立法委員居多數而與總統屬於不同政黨,國政可能被立院杯葛而無法運轉;反之,立院將可能淪為執政黨附庸,立法權變成成行政院之橡皮圖章。還是等政黨輪替,只要掌控立法院,再行憲政變革?那國家長治久安的制度在哪裡?人民福祉怎麼辦?

既然要學人家設立廉政署,就要是整套才有效;如因法系不同而七折八扣,那幹嘛設廉政署,因法系不同。馬總統在28日說擺在總統府,人家一定會說變成總統的東廠、禁衛軍什麼之類的話,都會跑出來。但擺在法務部下的三級單位,不是東廠加三級嗎?因為金錢與女人能誘惑法官,權勢更可以是工具。重點是掌權者要有公心並建置如廉政署足以超然執法的制度,而非徒有如廉政公署之機關。

別讓另半套陰影遮蔽黑金橫行,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ㄚ!如有全套陽光法案,劉大人就得交代他的財產,當然也可能還他清白。或者檢調、特偵組也該動了吧?別擔心馬奮館,當局信誓旦旦要肅貪ㄚ!

何智輝、王又曾、王玉雲、陳由豪、朱婉清......,處理得如何?很奇怪,有些人在檢調搜索前可以大大方方或偷偷摸摸不見了!有些人A錢數以百億計,但都可以逍遙法外!你會說難辦,對吧!如果容易辦,梁某人來就可以;難辦就換人辦,還是不想辦?搞個半套,留個巧門,當然難辦!

放下對抗,已對抗了二十二年,何況又有外力助燃。
把國家放在首位,別讓人民暗夜哭泣吧!

2.馬政府與中國簽署ECFA,馬英九總統、閣揆吳敦義等多次宣稱ECFA不涉及政治議題、不涉國家主權,但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高虎城昨天露了餡,他表示,ECFA是在「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前提下」,兩岸在貿易方面的優惠安排,並不涉及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協定的安排。


梁案:大陸還是反對我國與他國簽訂FTA,理由很簡單,大陸不認為中華民國是個國家,中華民國早就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了,台灣只是類似香港的地位。有人說我國可以透過ECFA,與他國簽FTA,那恐怕是昧於事實,因FTA即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協定。

當然,香港CEPA可以變成台灣的ECFA,不排除FTA也可能變成FAPA或其他。


3.今年兩次國中基測都已落幕,但有民眾發現,被閱卷老師選為基測佳作的樣卷,有六級分作品有五個以上的錯字,質疑起基測閱卷的品質。心測中心表示,作文評分有四個指標:立意取材、結構組織、遣詞造句、格式(錯別字及標點符號),基測作文的評分並非錯一字扣一分,是綜合四個評分項目之後,閱卷老師整體評分才給予六級分。


梁案:寫作固有其優點,但最大缺點就是失之主觀;如按照指標仔細閱卷,但有限時改完的壓力,有時難免疏失;當題目的鑑別度不夠,更無法測出學生寫作能力。心測中心應在這些方面力求改進。
其次,人可能犯錯,但經過那麼多人鑑定,作為樣卷,不宜出現錯字,顯示心測中心或改卷老師應更專心與專業。
其三,有五個錯字怎麼可能是滿分而且是樣卷?是愚人節嗎?確實不是錯一字扣一分,因那是遣詞造句的基本能力問題。錯別字列在格式也是錯誤的。心測中心應承認錯誤,並說明錯字怎麼扣分?


在國中基測中心的官方網站也說明:
六級分的文章是優秀的,這種文章明顯具有下列的特點:
※立意取材:能依據題目及主旨選取適當的材料,並能進一步闡述說明,以凸顯文章的主旨。
※結構組織:文章結構完整,段落分明,內容前後連貫,並能運用適當的連接詞聯貫全文。
※遣詞造句:能精確使用語詞,並有效運用各種句型,使文句流暢。
※錯別字、格式與標點符號:幾乎沒有錯別字,及格式、標點符號運用上的錯誤。


你看,「幾乎沒有」用得多棒ㄚ!五個以上錯別字是「幾乎沒有」嗎?


2010/7/29

有關ECFA的可能問題,請參考立法院法制局及預算中心到香港的考察報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