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政府負債4兆, 62年才還得清

轉載曾韋禎等報導:

審計部昨公布九十八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由於馬政府上任
後不斷減稅,又舉債擴大支出,去年中央政府不但稅收短徵二千億餘
元,歲入歲出首度出現一千六百一十一億元的差短,債務餘額含保留
數,一年就增加四千六百二十九億元,政府負債高達四兆一千三百二
十一億餘元,債台高築創歷史新高。

去年及今年共舉債近兆

審計部表示,在不增加舉債下,即使每年編列六百五十億元還本預算
,這些債務也須六十二年才可償清。

去年度是馬政府上任後,第一個完全由其編列、執行的年度總預算,
政府財政卻快速惡化。審計部指出,今年度舉債速度更驚人,總預算
加特別預算的舉債額度就將近五千億元!去年、今年兩年合計,馬政
府就舉債高達九千六百多億元。

審計部批馬減稅傷稅基

審計部報告中,從決算數字看施政,對馬政府施政提出嚴辭批評與警
訊。包括消費券提升經濟成長率的效果不佳;科學園區土地閒置率超
過二成,卻又開發新園區土地,造成民眾抗爭;二代健保爭議、勞保
財務問題;桃園機場擴建遲緩、服務滑落,競爭力不斷退步等,更對
中央政府債務激增、政府財政迅速惡化提出針砭,並批評追繳高達三
千億的欠稅不力。

報告指出,馬政府上任後,共施行貨物稅、遺贈稅、所得稅等十四項
減稅措施,扣除調降綜所稅、營所稅等尚未發生及今年度尚無法估算
的減稅數額,總計九十七至九十九年度,至少就減掉近八百億元稅收
,還不包括奶粉、芝麻等八項大宗物資及汽油、航空燃油等關稅減免
的稅收損失。

審計部指出,馬政府的減稅,嚴重侵蝕稅基,再加上全球金融風暴助
長,去年稅收短徵達二千億餘元。歲入歲出執行結算下來,竟出現一
千六百一十一億元差短,是近年來首見,不像過去幾年均有剩餘。
在不斷減稅下,國人的租稅負擔率(稅收/歲出)僅為十二.二%,
賦稅依存度(稅收/國民生產毛額)從前年的七十三%驟降至五十二
.七%,少了二十.三個百分點。但就政府債務來看,中央政府一年
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自2001年底的二兆六千億餘元,到去年底增
加為四兆一千三百二十一億餘元。

馬政府今年度舉債總額持續擴大。審計部指出,今年度的舉債預算為
二千二百八十七億元,若加上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預算七百億餘
元、擴大公建特別預算一千九百億餘元,今年度的債務預算總額就將
近五千億元。為應付龐大債務,過去六年,每年利息支出都超過一千
億元。在利息水準逐漸攀升,政府債務持續累積下,政府付息支出負
擔將更為沉重。

三千億元欠稅追討無力

審計部還指出,政府無法有效稽徵的欠稅,截至去年底高達三千億元
;連軍公教及國營事業人員的欠稅案件清理也未能落實執行

財政部長李述德則表示,減稅不是財政部說了算,發行公債也不是財
政部要發就發(梁案:財政部應負把關責任,不要打太極拳),更何況
大家只看到發債、沒看到減債,九十七年原本要發債九百七十億元,
後來一毛也沒發。」(梁案:說的是人話嗎?是你自己要發,然後沒發
,所以你了不起嗎?難道負債還不夠多嗎?既然沒發也可以,顯見原
發債構想之草率)。財政部努力改善財政效能,目前舉債都符合法定
上限(梁案:太不負責任了,有人以負債符合上限為榮的嗎,要不要頒
個守法獎),每年編預算還本付息,國外是因無法付息才有債信危機
,我國不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梁案:你說對了,只要讓後代子孫負債
,或來個什麼特別法即可)。「舉債金額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
麼。」(梁案:請你告訴我,是要做甚麼,如發白癡消費券嗎)

審計部則要求政府落實賦改會「租稅負擔率不低於十四.三%」的稅
務管理目標,並落實各項加稅方案,像取消軍教免稅、噸位稅、資本
利得課稅等。確實執行財政部提出的「中長期財政健全方案」,期能
達成財政健全的願景。

轉載8.9記者鄭琪芳/專訪


馬政府去年舉債四千多億元,今年還要舉債五千多億元,兩年就舉債
九千多億元,創下歷史新高。台北大學財政系教授黃世鑫認為,財政
赤字增加,可歸納政治及社會結構兩大因素,由於政治上制衡力量不
夠,所以政府隨便亂花錢,加上社會上失業增加及貧富差距擴大,必
須增加政府支出以維持社會穩定,因此產生赤字。

黃世鑫指出,去年底中央政府債務餘額破四兆元,實際負債其實更多
,因為自償性債務未列入計算。政府效能缺失太明顯,不僅未控制支
出,花了錢也沒有解決問題,只留下赤字。要改善赤字問題,光講
「開源節流」沒有用,必須透過人民的選票來改變,社會運動也是一
種方式,就像最近的「大埔事件」,如果沒有抗爭,農民就無法改變
土地被徵收的命運。

國民黨國會獨大 不理會財政紀律

記者問:審計部日前公布報告,去年底中央政府債務餘額破四兆元,
在不增加舉債的前提下,也要六十二年才能還清,今年還要舉債五千
多億元;行政院主計處則指出,政府潛藏負債十三.七八兆元。政府
財政赤字為何如此嚴重?

黃世鑫答:公債跟私債不一樣,政府發行公債,買公債的是國民,未
來也是要拿人民的錢來還,所以公債的債權人是國民,債務人也是不
知名的國民,大家常說「債留子孫」。目前政府財政赤字破四兆元,
這是「結果」,要討論赤字問題,必須從源頭談起,也就是導致赤字
增加的因素,就像河流一樣,出海口有污染,但污染源是在上游,要
處理污染問題,必須往上追查。

財政赤字的產生,可以歸納兩大因素,其中一個是政治因素,目前台
灣政治組織不良,制衡力量不夠,所以政府可以隨便亂花錢,像舉債
八百多億元發放消費券,卻沒有達到預期效果,我們政黨政治沒有上
軌道,從地方到中央都一樣,這是導致政府財政赤字很難下降的原因
之一。

另一個因素是社會結構,現在各國赤字都在上升,跟全球化趨勢有明
確的關係。全球化的結果,一定是失業問題增加、貧富差距擴大、稅
不容易收到,但在失業增加、貧富差距擴大的情況下,要維持社會穩
定,必須增加政府支出,就會產生赤字。

政黨政治上軌道 才能節制亂花錢

問:之前民進黨執政八年,中央債務增加約一.三兆元,馬政府執政
兩年就要舉債九千多億元,是不是因為制衡力量不夠?是不是朝野勢
力愈不均衡,政府亂花錢情況就會更嚴重?

答:一定是這樣。台灣的政治制度應該是總統制,總統制其實是相互
制衡,我們卻沒有辦法做到,一旦立法院或議會由執政黨占多數,制
衡力量就完全消失。就像台北市議會,國民黨是多數,有沒有制衡力
量?「花博」這麼浪費,為什麼市長還是可以照幹?就是因為沒有制
衡,沒有制衡一定浪費。

而且不只行政部門,民意代表也是一樣。以前常講民意代表是替人民
看緊荷包,我說是「請鬼拿藥單」,比較明顯的就是「小型工程補助
款」,民意代表是審預算不是砍預算,因為會砍到自己的預算,雖然
民進黨執政時取消「小型工程補助款」,但那只是檯面上的,檯面下
還是在爭取預算。

立法院每次審查預算都是轟轟烈烈,到最後卻只刪一點點,我們行政
、立法一直沒有制衡。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是杯葛、不是制衡,執
政黨在國會占多數就護航。在這樣的政治制度下,赤字問題沒有辦法
解決,因為責任政治沒有建立,舉債八百多億元發放消費券,明顯違
反「預算法」、 「公共債務法」等,違反好幾個法,但一個特別條例
就排除掉,財政紀律根本無效,即使通過「財政紀律法」又如何?

「公債法」也一樣,以前是「中央政府建設公債發行條例」,最早規
定債務餘額不能超過總預算二十五%,後來每年修法提高,提高到一
百三十%,最後不能再提高了,才另訂「公債法」,中央政府舉債上
限改成前三年GNP(國民生產毛額)四十%,換了一個分母,就可
以撐很久,後來愈來愈接近舉債上限,就改用特別條例,排除「公債
法」、「預算法」的規定,目前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四兆多,約占GN
P三十四%,其實不止,因為被「動了手腳」,分成什麼自償、非自
償,自償性債務不列入債務餘額計算。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公債法」其實是惡法,因為有「公債法」在,
不管政府用錢合不合理,反正只要沒有達到債限,都可以合理化,即
使達到債限,也可以修法提高,如果沒有債限,反而可以每年檢討赤
字產生的原因、每年檢討支出編列合不合理。

問:如果「公債法」無法有效規範,政府應該如何控制財政赤字?

答:很多人常講「開源節流」,這是算術邏輯的問題,赤字等於收入
減支出,減少赤字就要開源節流,問題是開什麼源?節什麼流?開源
大家都知道,營業稅要提高講多久了?目前政治情況下可行嗎?不只
加稅很難,還繼續減稅!這兩年來減稅十四項,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
規模的減稅,民進黨執政時也有減稅,藍綠都一樣,但減稅都減到有
錢人及企業,人民只略施小惠就很高興,像綜所稅扣除額提高一點

政府跟民間不一樣,沒有必要的支出,多花一塊錢也是浪費,但發生
九二一地震、八八水災等,就算再沒有錢也要舉債,失業者帶著全家
燒炭自殺、兒童沒有營養午餐,這些問題也不能視而不見。所以,政
府施政不是控制赤字多寡,而是要控制支出,但哪些支出應該削減,
並沒有科學上的根據,而是政治力的展現,最後還是回到選票,選票
又反映社會結構,國民黨也不是頭殼壞去才舉債發放消費券,而是認
為消費券可以獲得支持,政黨一定是回歸選票考量。

台灣人民要覺醒 上街頭改變政策

所以,唯一解決方式,是讓政黨政治競爭上軌道,行政管理方面,要
減少威權體制留下的官僚浪費,以前隨便一個官員就有黑頭車,現在
愈來愈民主後,官威愈來愈小,行政上的浪費也減少,但改善空間還
很大,現在即使預算削減十分之一,政府機關還是活得好好的。以我
長年在國立大學任教的經驗,五年五百億元省下來、每所公立學校預
算刪減十分之一,這些學校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問:政府花錢進行八八水災重建、解決失業問題,這些支出都有合理
性,但八八水災重建飽受批評,失業率還是相當高,問題出在哪裡?

答:政府花了錢沒有解決問題,卻留給我們赤字,這就是效能的問題
,能不能改變這樣的情況,最終還是要靠人民。台灣政府效能的缺失
太明顯了,台北市的花博,一百多億元這樣花下去,但台北市欠了多
少健保費?台北市有沒有比花博更急迫要做的事?一定很多,為何該
做的不做?顯然不是有沒有錢的問題,因為花博可以花那麼多錢,所
以是錢花在哪裡的問題?

如果錢很多,辦花博沒有問題,就像一個人很有錢,可以每天買一束
花,如果吃飯的錢都沒了,還要買花嗎?花博要花一百多億嗎?實在
很難想像!台北市學童免費吃營養午餐,一年只要二、三十億元,辦
一個花博就可以讓學童吃五年營養午餐。

所以,關心政府財政,應該關心錢花在哪裡,同時促使政府把錢花在
應該花的地方,至於誰來決定錢應不應該花?就是人民來決定,人民
的選票來決定,就像現在是「完全執政、完全負責」,雖然馬英九沒
有負責什麼,但選舉時就要負責。

政府施政有問題,不見得會改,但選民慢慢覺悟了,投票下去,也許
有改變機會,就像國民黨的黨產,以前他們誓死維護,但在社會輿論
不斷批評下,現在他們至少承認錯誤、承認不當了,而且法官態度也
轉變了,中廣在台北縣八里的土地,法官已經判決國民黨應該還地,
雖然現在黨產問題還是很嚴重,但遲早有一天會解決,以前國庫是通
黨庫,政府直接編列預算補助中廣,現在這些都不見了。

除了選票,社會運動也是一種方式,這要靠人民的自覺,最近的「大
埔事件」,如果沒有抗爭,農民就沒有辦法改變土地被徵收的命運,
九十八%的人土地被徵收,剩下的二%如果不抗爭,土地也會被徵收
,民主政治本來就是這樣,可以透過社會運動去改變,沒有什麼是天
上掉下來的。如果你保持沈默,就沒有抱怨的權利,台灣已是民主政
治,政府如何花錢,關鍵在人民身上,不要寄望政府會理性決策。就
像最近很多人都在問,政府徵收田寮洋土地幹嘛?台灣真的有必要在
那個地方蓋旅館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