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南方朔觀點-正當性危機 馬政府面臨的最後警告

• 2010-03-02  中國時報

近代最早提出「正當性危機」概念的,是德國思想家哈伯瑪斯(Jurgen Habermas)。他指出:「若政府危機的管理失敗,則政府就會遠遠的落後於對它實際的要求。對這種失敗的懲罰,就是人民撤回他們曾交付的正當性。」

因此,「正當性危機」乃是所有政治危機裡的最末端。當一個政治體系、官僚結構或領導風格出現效能危機而不知改變,危機就會一直往下走,它的「人民忠誠赤字」(Loyalty Deficit)就會一直擴大,最後造成政治的改朝換代。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當今的馬政府可以說早就陷入了「正當性危機」中。國民黨在大大小小各項選舉裡已連四敗,即是人民對它的懲罰,而這種懲罰還沒有結束,更大的骨牌要到最後才倒。

一個領導人以六成的選票當選,又有國會超過四分之三的絕對多數,這在全世界都極鮮見,這意味著從前年「五二○」就職起,它其實已擁有從事一切改革的籌碼,但怎麼才一年多,它的行情竟跌到不足三成,而且看起來早已過了不歸點呢?這實在是全球民主政治上的一則負面奇蹟。這個政府沒有殺人放火,沒有重大的貪瀆,為何它的淪落竟然如此之速?他們自己納悶,他們的死忠支持者也同樣疑惑和不服氣,但情況真的如此嗎?

首先,這個政府靠著扁家弊案風潮崛起,這是相對位置所造成的時機所賜,而非其能力證明,但他們卻視為他們被全盤肯定。於是那種一切自以為是,凡事都拒絕承擔,永遠只想找一個最安全的位置以規避選擇的責任與風險,以為做秀就是最好的政績,什麼都不懂但卻自認什麼都會,這些負面潛在因素全都在短短時間內暴露無遺。每個歷史階段,人們對政治領導人都有盼望及懲罰,陳水扁因為讓人們的盼望落空而遭到懲罰,如果只想把扁案當政治的永遠提款機,而忘了自己的原始責任,人民的懲罰也不會放過,台灣選民痛恨陳水扁,同樣的也蔑視馬政府!

其次,凡時來運轉而出現的超人氣領導人,都有明星化傾向以及治國如搞選舉的風格,最近美國歐巴馬政府的這種風格已成了抨擊的對象,「華府哪裡出了問題」已成了深入檢討的問題。人們終於察覺到華府居然也有「可怕的四人幫」(A fearsome foursome),一切都從選票角度來思考政策問題,專業問題全都被扭曲,用我們的話來說,這就是「政治被小朝廷化」。而這種小朝廷風格在當今馬政府內,其實是以一種更嚴重的方式在運作著,一小群同質的親信把持著朝政,用台北市的觀點看台灣及看世界。難怪廿一個月下來,國事愈搞愈如麻了。

再就風格而論,馬政府以文宣起家,並真的以為文宣及形象經營即可安天下。它平常做秀活動頻繁,有如趕場,當出了問題,最先想到的也是改動府院黨的發言人,而不去想政府的方向與效能這些真正的關鍵。對這個政府,我們不由得想開罵說:「笨蛋,不是文宣,而是政績!」

因此,對這個政府我們不會痛恨它,但卻蔑視它。台灣不管出了天大的問題,似乎都和他無關,他們總有「大環境不佳」、「氣象預報不準」、「陳聰明」、「泛藍不團結」、「別人有誤會」這樣那樣的理由可推;他們永遠是對的,他們成了一個廉價的「改革」口號。

然後將它當做武器揮砍與他們不同的人,而忘了最該被「改革」的乃是他們自己。他們沒事就「扮可愛」,有事就臉色一變而「扮無辜」、「扮可憐」。他們沒有核心價值與信念,藍綠紅白每種顏色都要染一點,搞到後來他們什麼都不是,只是他們自己。正因為什麼都有,但就是沒有「誠」,他們說得再多,人們只姑且一笑,意思就是說,人們已不明言的認為:這個政府不是「我們的」,他們只是「他們」!他們不做壞事,但也不做好事或應做的對事,他們只是讓人覺得疲倦。

國民黨六選五敗,後面是連四敗,政治板塊正由「藍大綠小」變成「綠大藍小」。如果馬政府還在那裡做秀睡覺,選民的更大懲罰很快就會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