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馬英九領導下的台灣

1.政治權利與公民自由:

根據美國「自由之家」2010.1.12發布報告指出,2009年台灣雖仍列名「自由」國家,但「公民自由評等」從最佳的1級降為2級,原因是自由之家擔心扁家弊案調查過程的瑕疵影響法治運作.
總部在美國華府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布「2010年世界自由」報告指出,台灣的「政治權利評等」(political rights rating)雖因落實肅貪而由前一年的2級升為1級,但前總統陳水扁及其親信的弊案調查審理中,卻出現政治力介入的陰影,因而影響「公民自由評等」(civil liberties rating).
自由之家研究部門主任普丁頓(Arch Puddington)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台灣的整體表現一直不錯,可謂「東亞民主之星」的一員,「但前總統(陳水扁)及其幕僚的案件,讓我們擔心,台灣的法治(rule of law)可能被政治因素所干擾」.
自由之家自1972年起每年公布「世界自由」報告(Freedom in the World),分政治權利及公民自由兩大指標評定各國的自由狀況.兩項指標最佳表現為1級,最差為7級.
今年受評的194個國家中,89個國家列名「自由」(Free),58國為「部分自由」(Partly Free),47國屬「不自由」(Not Free).
另外,針對14個屬地或爭議領土的評比,以波多黎各兩項皆為1級最佳,西藏兩項皆為7級最差.
「2010年世界自由」報告指出,台灣的公民自由評等調降,是因為肅瀆調查及兇殺案件顯示的瑕疵,未能保障刑事案件被告的權益.同時,台灣立法禁止公立學校教職員涉足特定政治場合,也侵犯了學術自由.
台灣政治權利評等上升,除了因為落實肅貪法規/起訴卸任高官,也因執行選舉查賄使數位立法委員遭取消當選資格/200多名候選人因買票遭到檢調約談.報告未指出那些多數是執政黨候選人,也是執政黨敗選之原因.

以上為美國對人權的定義,美/台之間的看法有些分歧.部分西方人權觀念當然值得進一步探討,但有些人權觀念具普世價值,並無中西之分.尤其扁案乃高度政治性與憲政議題,法官宜以憲法層次與公正態度處理,以免種下紛爭的種子.也應該把類似相關案子通盤考量,不應緩辦或擱置若干案件.

2.失業率與薪資所得:

 失業率達7.35%


行政院主計處2010.1.22公布去年全年失業率達 五.八五%/失業人數六十三.九萬人,加計「想工作而未找工作者」的廣義失業率更高達七.三五%,都創下史上新高.

主計處昨日同時公布,去年十二月份失業率為五.七四%,雖連續四個月下降,但仍是亞洲四小龍最高;根據主計處統計,去年十二月失業人數六十三.二萬人,較十一月減少一.三萬人,但失業週數高達三十.五週,延長一.二週,創下五年來新高;而且,中高齡(四十五至六十四歲)及長期失業(失業一年以上)仍未改善,,中高齡失業十四.一萬人持平,長期失業十一.四萬人,較十一月增加二千人,創下六年來新高.

主計處第四局副局長劉天賜表示,近來企業僱用意願漸呈增加,失業情勢已趨穩定;不過,去年勞動市場受到金融海嘯及景氣趨緩影響,包括失業率/失業人數/受失業波及人口/關廠歇業失業者/中高齡失業等,都創下史上新高,就業人數則創下史上最大減幅.

去年就業人數一○二七.九萬人,較前年減少十二.四萬人,減幅一.二%;其中工業部門減少十 四.八萬人,服務業與農業部門分別增加一.五萬人及八千人.

去年失業人數則是六十三.九萬人,較前年增加十八.九萬人,其中關廠歇業失業三十三.七萬人,增加十八.五萬人,增幅一.二倍;中高齡失業十三.九萬人,增加五.一萬人,增幅五十七.七五%,居各年齡層之冠.

劉天賜指出,去年失業率五.八五%,距離經建目標四.五%有一段差距,今年經建目標為四.九%,必須增加十二至十三萬個工作機會才能達成,「還要再努力」,今年第四季比較有可能達到目標,但機會有多大,要看景氣復甦的程度.

實質平均薪資倒退13年

除了失業率創新高外,去年上班族薪資也大縮水.去年一至十一月 「名目平均薪資」僅四萬二千四百五十一元,較前年同期減少四.九二%,創下史上最大減幅;排除物價因素後,「實質平均薪資」四萬零六百三十九元,創下十三 年來新低,較前年同期則減少四.○三%,也是史上最大減幅,換句話說,台灣民眾辛辛苦苦的工作,薪資水準卻回到十三年前的狀態,令不少勞工感嘆萬分.

3.NCC的骨氣:
 
立法院九十二年底三讀通過《有線廣播電視法》/《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三項法律修正案,增加「政府、政黨、其捐助成立之財團法人及其受託人不得直接、間接投資」等規定,完成社會各界呼籲多年的「黨政軍三退」理想,盼媒體從此與政治力絕緣.
2010年1月20日NCC通過衛星廣播電視法第九條/第四十二條之一修正案,鬆綁黨政軍投資廣電事業條款,未來黨政軍仍不得直接投資廣電事業,僅可間接持股最多一成,不得控制廣電人事/財務或業務.
NCC發言人陳正倉表示,在廣電媒體市場多元且蓬勃的發展下,許多廣電媒體早已經是上市上櫃公司,如果一味禁止而不考慮黨政軍投資行為是否已達控制衛星廣電事業,並不合理;此外.如果完全禁止黨政軍投資 ,也有可能導致相關事業無法接受更多資金挹注,影響產業發展,因此,有限度開放間接投資是較為合理的作法.上述說法,已有學者指出其無稽.不贅述.
NCC的根本錯誤是未能堅守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基本原則,任何可能控制/干擾言論自由的行為,不論直接或間接,不論黨政軍或產媒,均應加以規範.没有黨政軍等特定集團介入的媒體,才能確保媒體自主運作,才能讓言論自由發揮制衡力量.黨政軍等特定集團可以在其特定領域發展,不應出軌來污染媒體.任何直接或間接導入,都可能造成質變點或突破口.
第四台可以經年累月扮演電視法庭,奧援特定集團;或發言來賓同一個嘴臉,無異文革再現.NCC有任何作為嗎?NCC彭芸主委行行好,念書人還是要有點骨氣.

4.台大的大學生:

(1) 洪蘭觀點:

中央大學教授洪蘭,在《天下雜誌》發表的文章中指出:某頂尖醫學系學生上課啃雞腿、吃泡麵,學習態度差.洪蘭批評「不想讀,就讓給別人吧」,該事件各媒體均大幅報導,更成為報紙頭條,引發學者與網友激烈論戰....


洪蘭教授究竟說了什麼,引起爭論風暴?以下為《天下雜誌》原文完整重現:

港/陸大學跨海搶人才,但台灣學生感受到國際競爭的壓力了嗎?

看到香港城市大學來台灣招募好學生並提供十萬港幣的獎學金,真是心裡一驚,「十年河東轉河西,莫笑窮人穿破衣」,以前是香港學生來台灣讀書,現在是我們去香港讀書了.

這也難怪,現在全世界的大學都在搶人才,因為十九世紀的財富在土地;二十世紀的財富在勞力;二十一世紀的財富在腦力,列強因殖民地而致富,我們也因加工區做代工而經濟起飛,現在更要靠創意來致富了.因此各大學祭出各種優惠條件,網羅第一流的人才,甚至派出「學探」,像星探或球探似的,去全球尋找.在國際競爭這麼激烈的時候,我們的大學生卻沒有感受到這股壓力,令人擔憂.

最近去一所台灣最頂尖的醫學院做評鑑,發現上課秩序極不好,已經打鐘了,學生才姍姍來遲,進來後,有人吃泡麵/有人啃雞腿/有人打開電腦看連續劇/有人趴在桌上睡大覺.打手機/傳簡訊的就更不用說了.遲到的同學不是悄悄在後面找個位子坐,而是大剌剌走到他座位的那一排,叫坐在外面的同學起來讓他進去,絲毫不尊重同學的上課權.想不到現在連音樂廳/戲劇院開始表演了都不准進場,怕侵害到觀眾和表演者的權益,知識的殿堂反而更隨便,自由進出,好像菜市場,視授課老師為無物.我看不下去,起身離開,後來好奇,再回去看原先睡覺的同學有無醒來上課,結果發現不但原先睡的沒起來,又陣亡了更多.假如這是我們大學生的上課態度,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

學生也應該「敬業」

就業最重要的是「敬業」,因為那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在早上八點的晨會,我們發現醫生們不但遲到,連白袍都沒穿,當然也還沒去巡病房.醫生的責任是照顧病人,以往是七點先巡病房,八點再來晨會,現在即使來了也是坐在最後面做自己的事,紀律的鬆散令人咋舌.看到這個現象,就了解為什麼台大的校長在歡迎新生時,講的不是如何立志做大事,而是晚上不要熬夜/不要翹課/要替媽媽洗碗……,這些是我們對小學生所講的話,假如大學生要這樣教,我們的大學生還叫大學生嗎?那種「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讀書人抱負到哪裡去了?

敬業是個最基本的做事態度/是個操守,不敬業的人,能力再好也不會成功,對醫生來說,還會害死人.學生的敬業就是做好學生的本分,父母出錢讓我讀書/國家出錢蓋了教室/買了儀器栽培我,我要好好學習,這不是八股,是做學生的基本要求.如果不想讀,何不把機會讓給想讀的人呢? 尸位素餐是最可恥的.

看到學生浪費他們自己的生命,也浪費國家的資源,就很難過,曾經有人擔心我們下一代會去別的國家做台傭,假如我們自己不覺醒,這個擔憂就可能不是杞人憂天了.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林火旺觀點:

繼洪蘭批台大學生上課啃雞腿後,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林火旺2010年1月21日也批評,台大學生和動物沒有差別,「只是比較聰明的動物,只想到個人前途」,遇到挫折時「就吃飽飯等死,告訴自己明天會更好.」
林火旺屬大砲型學者,在莫拉克颱風後於電視台談話節目中爆料,指當時行政院長劉兆玄去理髮.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去吃爸爸節大餐,引發馬團隊人事大地震,自己也辭去國策顧問.1月21日他在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上演講「品德教育和幸福人生」時表示,台大學生跟動物沒什麼差別,「差別是聰明的動物,只想到個人前途」;他也常引用美國羅斯福總統夫人的話「當你不再做出貢獻的時候,你就邁向死亡」鼓勵學生.
林火旺說,他認為政治爛是因為人民爛,台灣人民沒有能力作決定,有獨立思考的人太少,且台灣社會充滿「只要不在我家後院就好」的觀念,像垃圾場、基地台等抗爭都是,民主自由社會要用公共角度思考問題,「要忘了你家在哪裡」.
台大學生會會長傅偉哲則認為,過去因為社會保守,很多學生運動能量集中在政治訴求,「但政治現在已世俗化,很多的學生貢獻都傾向社團,台大有很多服務性社團,每年都傾力貢獻.」

梁案:

以上論者所說,都是部分現象.合而觀之,就是台大--在台灣的大學之學園現形記.有趣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還是滿和諧的--矛盾的和諧.
我是認為,洪/林教授旨在鍼貶學弊,並不是認為所有台大或學生都是那個樣.也不是說學校教育只有部分學生的問題,部分教師教材/教法/態度,學校/教育部部分政策,部分社會教育與家庭教育都有應當檢討之處.洪/林只是指出部分學生的缺失.只要有點智商的人都知道論斷任何社會問題均是特稱命題.不必東拉西扯.遺憾的是,教授的責任不只是指出問題,應該有所作為吧?還是,在台灣,我們只有無奈與無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