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日 星期一

張善文教授:新春吉語與福州鎮海樓

善文所長兄道鑒:因經學之推展,得以緊密聯屬,何樂如之.吾
兄所賜二題甚善,然學植不逮,器業尤小.擬以左傳人物為題,
待成稿後,再呈
斧正.弟困有無.常御羊車.不足論也.肅此,敬請
教安
弟阿儀拜上2.15

From: zsw8987
Sent: Sunday, February 01, 2009 4:42 PM
To: lion
Subject: Re:張善文函件
儀兄教授如面:
①、逢甲數月,不覺已歸來一載有餘矣,歲月蹉跎,竟若此之速!
②、趁經學會之機,擬與兄相晤暢敘。兄能與會,實甚欣喜。
③、兄欲寫何題目均可,如「左傳筮案」、「詩序考原」等皆宜也。
④、除夕新作《己丑吉語》四句,向兄拜年,並乞郢正:
露地白牛身,蜃樓海市民。
恆河沙細數,何處夢伊人?
謹祝合府
新春康樂!
弟張善文手上
2009-02-01

.................................................................................
2009.2.17張教授傳來以下二文,特發佈以饗讀者:

新歲吉語
質之張善文俟正稿

小序
余嘗有新歲吉語之作,每歲一首,先是四言六句,後為五言四句,以祈歲福,並寄奉良朋,庶共勉祝。今逢己丑之歲,劉通仁兄以十二年所積吉語影印本反饋於我,謂友情之深淳篤厚,有過於斯歟?且敦請福州十二位書家,創為十二幅墨寶,彙成一帙,欲與諸多同道相為評正,以為堪增藝苑之一小趣焉。余聞此感甚,爰識數語,弁於卷耑,並乞大雅諸家之郢政云。公元2009年2月曁夏正己丑年元宵日質之張善文謹序

戊寅
(1998年虎年)
大塊噫氣,吉虎祥風。
存誠守正,秉道乃通。
寬居仁行,君子所崇。

【註釋】
①戊寅:公元1998年的農曆干支紀年。戊為土,寅為虎。首句「大塊」即土也。
②大塊:指大地,引申為大自然。《莊子·齊物論》:「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成玄英疏:「大塊者,造物之名,亦自然之稱也。」《文選》載張華《答何劭》:「鴻鈞陶萬類,大塊秉群生。」李善注:「大塊,謂地也。」李白《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陽春召我以烟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③寬居仁行:語出《周易·文言傳》:「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

己卯
(1999年兔年)
彼玉兔兮,臨新歲兮。
卜居唯三,精且粹兮。
己卯德馨,堪嘉惠兮。

【註釋】
①己卯:公元1999年的農曆干支紀年。己為土,卯為兔。故詩有「玉兔」、「三窟」之喻。
②卜居唯三:即狡兔三窟之意。《戰國策·齊策四》:「馮諼曰: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臥也。請為君復鑿二窟。」茲借喻為多向性的事業發展。

庚辰
(2000年龍年)
唯古有龍,騰躍蒼穹。
金鱗玉韻,千載一逢。
鐘鼓樂之,吉瑞從之。

【註釋】
①庚辰:公元2000年的農曆干支紀年。庚為金,辰為龍。故詩中以「金鱗」擬喻。
②蒼穹:蒼天。李白《門有車馬行》:「大運且如此,蒼穹寧匪仁?」
③鐘鼓樂之:語出《詩經·國風》之《周南·關雎》:「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此借用為迎接千禧年之意。

辛巳
(2001年蛇年)
金蛇蜒蜒,辛巳緜緜。
追來數往,天道益謙。
唯吾知足,恒萬斯年。

【註釋】
①辛巳:公元2001年的農曆干支紀年。辛為金,巳為蛇。故詩中以「金蛇」擬喻。
②天道益謙:《周易》的《謙》卦《彖傳》云:「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所言「謙遜」之旨頗足以效法,舊籍載周公旦曾經借此告誡伯禽曰:「《易》有一道,大足以守天下,中足以守其國家,小足以守其身:謙之謂也。」(《韓詩外傳》卷三引)
③唯吾知足:即知足常樂之意。舊傳前人曾製一「花錢」,中為方孔,四周自右、上至左、下分別鑄「隹」、「五」、「矢」、「尐」等字樣,各與錢中間的「口」相配,恰成「唯」、「吾」、「知」、「足」四字,可見古人於閒玩之際的深刻用心。

壬午
(2002年馬年)
壬與午逢,水火既濟。
唯恕唯忠,載仁載義。
神駒著鞭,吉無不利。

【註釋】
①壬午:公元2002年的農曆干支紀年。壬為水,午為火、為馬。故詩中以「水火」、「神駒」擬喻。
②水火既濟:《周易》第六十三卦為《既濟》卦,上坎為水、下離為火,故稱「水火既濟」。既濟之旨,既者已然也,濟者成功也,含萬事皆成之意。
③載仁載義:載,助詞,猶言「又」,四字即謂「又仁又義」。

癸未
(2003年羊年)
春水滋羊,瑞氣呈祥。
業基於謹,以柔以剛。
事成於志,吾道康莊。

【註釋】
①癸未:公元2003年的農曆干支紀年。癸為水,未為羊。故詩之首句稱「春水滋羊」。
②業基於謹:指事業當以嚴謹為根基。
③以柔以剛:謂為人處事應剛柔兼濟。

甲申
(2004年猴年)
木宜靜比鄰,猴以動為津。
靜見真如性,動成賢聖人。

【註釋】
①甲申:公元2004年的農曆干支紀年。甲為木,申為猴。故詩以木之「靜」與猴之「動」擬喻。
②真如:佛教語,謂永恆存在之宇宙真實本體。《成唯識論》卷九:「真謂真實,顯非虛相;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

乙酉
(2005年雞年)
眾相若雞群,紅塵萬緒紛。
伊何尋鶴立?世界覆翻雲。

【註釋】
①乙酉:公元2005年的農曆干支紀年。乙為木,酉為雞。故詩有「雞群」之喻。
②眾相:佛教語,猶言諸種形相。
③伊何:即為何、何必之意。
④覆翻雲:指世界萬物多變,一瞬間即可翻雲覆雨。

丙戌
(2006年狗年)
夢深驚吠犬,火烈惕銷金。
暮鼓晨鐘曲,悠然彼岸音。

【註釋】
①丙戌:公元2006年的農曆干支紀年。丙為火,戌為犬。故詩擬「吠犬」、「火烈」為喻。
②驚吠犬、惕銷金:皆含惕懼警戒之意,謂人生行事未可掉以輕心。
③彼岸:佛家以超脫生死的涅槃境界為彼岸。《大智度論》十二:「以生死為此岸,涅槃為彼岸。」唐皎然《早春書懷寄李少府仲宣》詩:「脫身投彼岸,弔影念生涯。」宋范成大《吳船錄》卷上:「一切眾生,同登彼岸。」

丁亥
(2007年豬年)
憨豬癡拙相,心火幻虛形。
泡影擬春夢,飛鴻掠水萍。

【註釋】
①丁亥:公元2007年的農曆干支紀年。丁為火,亥為豬。故詩有「憨豬」、「心火」之喻。
②癡拙相:指眾人皆愚癡,凡有聰慧之形允非其本相也。
③心火:心內虛生的無明之火,大凡貪、嗔、色諸慾念皆因之而來也。
④泡影:喻徒勞無獲乃至害人害己之一切行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⑤飛鴻掠水萍:猶言鴻爪雪泥,謂人生萬事充其量不過留下些許痕跡而已。宋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雪上偶然留爪印,鴻飛那復計東西?」

戊子
(2008年鼠年)
吉鼠開新氣,戊神居土中。
鶴棲君子樹,千刼沐仙風。

【註釋】
①戊子:公元2008年的農曆干支紀年。戊為土,子為鼠。故詩稱「吉鼠」,稱「戊神居土中」,以擬喻也。
②戊神:即土神。土於五行居中,無所偏倚,遂能統領東西南北,而旺於四方。喻人當執中以行正。
③鶴棲君子樹:舊稱佛寺周圍的叢林為「鶴樹」,本句言修得正果者方能棲息於君子之樹。
④千刧:佛教語,指無限的時間與空間中所產生的無數劫難。

己丑
(2009年牛年)
露地白牛身,蜃樓海市民。
恆河沙細數,何處夢伊人?

【註釋】
①己丑:公元2009年的農曆干支紀年。己為土,丑為牛。
②露地白牛:亦作「露白地牛」。謂馴養日久之牛,佛家以喻皈依佛法者。《景德傳燈錄·福州大安禪師》:「安在潙山,三十年來,只看一頭水牯牛。若落路入草便牽出,若犯入苗稼即鞭撻。調伏既久,可憐生受人言語。如今變作箇露白地牛,常在人面前終日露迥迥地趁亦不去也。」宋黃庭堅《作浩然詞贈何造誠》:「無鈎狂象聽人語,露地白牛看月斜。」又省作「露地牛」。宋朱熹《借韻呈府判張文既以奉箴且求教藥》:「飛騰莫羨摩天鵠,純熟須參露地牛。」詩中喻指人當順服於倫理與社會之規範。
③蜃樓海市:海上或沙漠地區發生之奇異景象,因光線與空氣層之折射投映而成,古人以為是蜃吐氣所為,故稱海市蜃樓,以喻虛幻事物。
④恆河沙:佛教語,謂數量極多以至無法計算。《金剛經·無為福勝分》:「以七寳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佈施。」清蒲松齡《聊齋志異·鳳仙》:「吾願恆河沙數仙人,並遣嬌女昏嫁人間,則貧窮海中,少苦衆生矣。」亦作「恆河沙數」、「恆沙數」、「恆沙」。清趙翼《近日刻詩集者又十數家翻閱之餘戲題一律》:「豈知同在恆沙數,誰獨能廻大海瀾?」
⑤伊人:指絕對優異而不犯過失的完人或理想中的君子。

跋語
以上所輯十二年之吉語,前六年自寅至未,皆四言六句,多寓儒理;後六年自申至丑,皆五言四句,稍兼禪機。各首略附小註,惟恐語不達意,有好之者至祈匡謬,是所幸也。昔人嘗云:「好山水游,其人多壽;有詩書氣,生子必賢。」乃合灑脫與修養而言也。又云:「春風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塵。」則倂肚量與文采而論也。余實不敏,凡灑脫、修養、肚量、文采四者,無一能具,常涵愧於心。所作十二首,難免大言虛語,或能述之而不能行之者,蓋緣此之故也,知者乞察鑒焉。質之張善文識於福州。
................................................................................

重修鎮海樓記
張善文

【內容提要】
本文為福州新近重修的明代名樓「鎮海樓」而撰,記述此樓的歷史沿革、構勢形勝及重修過程。福建師範大學張善文教授撰稿,書法家陳奮武書丹,福州市人民政府鐫製立碑。公元2009年1月,隨著新修鎮海樓的正式開放,此碑記亦對外展示。現由作者對原文略加小註,附以簡要評析,以饗讀者。

【作者簡介】
張善文,福建長樂人。福建師範大學易學研究所所長、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古典文獻學博士點帶頭人。兼任國家《續修四庫全書》經部特約編委、中國周易學會副會長、東方國際易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曾多次應邀赴美國、馬來西亞、韓國、臺灣等地講學及出席國際會議。已出版《周易譯注》、《周易辭典》、《周易與文學》、《潔淨精微之玄思》等專書20餘種,發表學術論文100餘篇。


鎮海樓,據福州北城屏山之巔①,始創於明洪武間,初稱樣樓②,蓋環城諸門樓之範式也。後易今名,累代承沿,閱六百餘載矣。古者建樓,必考形勢而寓義理。觀之以勢,州城北高南卑,樓則雄峙北端,憑樓南望,于山、烏山交護左右③,白塔、烏塔掩映其上,蔚為春花競艷,秋月留香,南門之秀氣郁然鍾焉。復引目延眺,閩江清波橫漾,若玉帶蜿蜒,東注向海,時有漁舟唱晚,洋舸遙徠④,江海之豪氣廓然蘊焉。察之以理,樓名鎮海,其指蓋亦深矣。閩嶠臨海,夏秋颱風,頻或致患;又江海天隅,疇昔海氛偶作⑤,間擾皇州,民頗虞之。樓之所鎮,其在綏海宇、致和瑞乎?善矣前賢語曰⑥:樓以鎮海名,工在樓意實在海。惟世運迭更,明清以降,樓屢遭毀,幸亦屢獲重修。考清光緒間復建之樓,於民國二十二年罹火毀圮,後改建鄉哲林森紀念堂⑦。公元一九七零年,有司因故拆除。茲逢新紀暉光,省市主政以承風敦俗為務,秉民意,振宏綱,廣延多士,醵集資金⑧,重為建樓。樓式循依舊制,尊崇古道也;樓基拔升十米,庶便瞻矚也。興工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經營彌載,始克告蕆⑨。於乎!後之登樓者,其臨高騁懷,遐覽物華盛景,遙睇天風海濤,將謂吾州之福,宜有係於斯樓歟?

【註釋】
① 據:通「踞」,杜甫《病柏》「出非不得地,蟠據亦高大」。屏山:位於福州市區北端,因山形如屏、拱衛州城而得名。海拔62米,面積50公頃。又名平山,俗稱樣樓山。史載漢代閩越王無諸曾於此山前麓建冶城,故又稱越山、越王山。山的北面別稱龍腰山。唐末五代後梁間,閩王王審知建築福州南北夾城,將屏山南段圍入城內。今山之南麓下,即福建省委、省政府所在地。
② 樣樓:即明代創建的屏山鎮海樓的最初名稱,意以此樓為四門城樓的樣式。
③ 于山、烏山:福州南門東側有于山,西側有烏山,與城北的屏山成等腰三角形狀,故福州亦別號「三山」。于山上有白塔,原名報恩定光多寶塔,傳為唐末五代閩王王審知為報父兄之恩而建。烏山上有烏塔,其前身係唐貞元年間所建的淨光塔。白塔、烏塔遙遙相對,福州城內之勝景,遂有「三山兩塔」之稱。
④ 徠:音來(lái),謂到來、招來、使之來。
⑤ 海氛:海上風雲之氣,借指海疆的動亂局勢。明唐順之《與胡梅林總督書》:「海氛清淨,東南賴以無虞。」
⑥ 前賢:指清代文人謝章鋌(1820-1903),字枚如,福建長樂人,生於福州。清同治三年(1851)舉人。曾主講福州致用書院十六年,並建賭棋山莊,藏書萬卷。著述二十餘種,合編為《賭棋山莊全集》刊行。光緒間撰《重建鎮海樓記》(由閩縣陳寶琛書丹,光緒十九年立石),文中有「樓以鎮海名,工在樓意實在海」句(茲篇未見謝氏文集,何振岱《西湖志》有錄)。
⑦ 林森:生於1868年1月,卒於1943年8月,原名林天波,字子超,號長仁,自號青芝老人,別署白洞山人、虎洞老樵、嘯餘廬主人。福建閩侯人。1905年加入中國同盟會。先後就讀美國密歇根大學、耶魯大學文科研究院。1914年在東京加入中華革命黨。曾任國民政府臨時參議院院長、國民政府主席、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代理主席。生前極力主張重修福州屏山之鎮海樓,逝世後福州故老於已湮圮之鎮海樓舊址上,略依舊式改建為「林森紀念堂」。
⑧ 醵集:醵,音聚(jǜ),聚也。醵集,即籌集。
⑨ 告蕆:蕆,音產(chǎn),謂完成也。告蕆,猶言告竣、告成。

【簡析】
本文可分四段理解:
第一段,自篇首至「閱六百餘載矣」,敘福州屏山鎮海樓始建於明代洪武年間的歷史情實,以引發讀者的懷古之幽思。
第二段,自「古者建樓」至「工在樓意實在海」,描繪鎮海樓的構勢及形勝特點。重在揭示古人建築此樓所體現的「考形勢」、「寓義理」的思想內涵。贊其「形勢」者,即謂此樓雄踞城北高標之處,南括兩山,遙睇江海,其勢峻偉;推其「義理」者,乃稱樓之所鎮,在於消抵颱風,綏靖海宇,保民納福。前賢建樓之良善用心,似乎已深切地寄託於中。
第三段,自「惟世運迭更」至「因故拆除」,追述此樓屢建屢毀、屢毀屢建的歷程,以概括鎮海樓六百餘年所承載的歷史滄桑,並隱約透露出今日重修鎮海樓的緊迫感與必要性。
第四段,自「茲逢新紀暉光」至篇末,記載省市領導順應民心,群策群力,重新修建鎮海樓的過程,以及此樓建成後為福州景觀增添一大亮點的客觀效應。文章最後,以遊人登臨鎮海樓,憑高遐覽之際,「將謂吾州之福,宜有係於斯樓歟」作結,抒發了對福州美好未來的期盼,尤其是對鎮海樓將為福州的長遠發展邀福效瑞的祈祝。
綜此四段,全文從歷史、形勝、滄桑、新貌四個方面,如實記述了福州鎮海樓創建與重修的始末,函括了這座名樓六百年的歷史變遷,歌頌了新世紀中國改革開放為此樓的重修帶來的嶄新面貌,因此,可為遊覽此樓者提供某些導觀之助。

張善文手上 2009-02-16

Bookman:人文願景
http://168hy.blogspot.com/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屈原‧楚辭‧漁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