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6日 星期日

詩經「窈窕淑女」考

本成語出於《詩經‧國風‧周南‧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關雎》篇詩旨當是南國諸侯或其子追求一「窈窕淑女」,一章泛言窈窕淑女為君子之好逑,二章言求之不得而思悠悠,三章言以琴瑟、鐘鼓示情而更求。《關雎》有「琴瑟友之」、「鍾鼓樂之」,《說文》以鍾為酒器,鐘為樂鐘,陳奐《毛詩音》:「今經典鐘鼓字多假鍾為之。」《韓詩外傳》五引《詩》曰:「鼓鍾樂之。」徐璈《詩廣詁》曰:「鼓鍾,謂擊鍾也。」屈萬里據王國維<釋樂次>謂:「金奏之樂,天子、諸侯用鐘鼓,大夫、士,鼓而已。」蓋賀南國諸侯或其子之婚也。然而,《禮記‧郊特牲》等有「昏禮不用樂」之說;且本詩如分五章,第三章尚「求之不得」,則第四、五章當不致於親迎、結婚!如分三章,第二章亦「求之不得」,第三章自非迎婚,說詳陳戍國《詩經芻議》之《說關雎》(長沙市:岳麓書社,1997,P.99—114)。本篇末章之後述篇章,《釋文》云鄭玄分作五章,則每章四句;《毛傳》分三章,則首章四句,餘兩章各八句,茲從毛。
自古以來,「窈窕」主要凡有二系五說,渾言之者有四說:
《毛傳》:「窈窕,幽閒也;淑,善;逑,匹也。言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閒、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本篇《詩序》:「哀窈窕」,《釋文》引《毛傳》「閒」作「閑」,段注以「閑」古多借為「清閒」字。《漢書‧王莽傳上》:「公女漸漬德化,有窈窕之容,宜承天序,奉祭祀。」顏師古注:「窈窕,幽閑也」。窈窕字皆從穴,義為幽邃,遂得訓幽閒,於人引申為柔順文靜是也。《後漢書‧列女傳贊》:「端操有蹤,幽閑有容。」宋曾鞏《祭亡妻晁氏文》:「幽閒深謐,度量誰窺?」清李漁《玉搔頭‧得實》:「且喜他性情端淑,舉止幽閒。」幽,《說文》本隱蔽之意,引申之,深靜也;閒,亦靜也,《莊子‧大宗師》:「其心閒而無事。」《文選‧孫綽〈游天臺山賦〉》:「於是遊覽既周,體靜心閑。」李注引王逸《楚辭》注:「閑,靜也。」。
《鄭箋》:「言后妃之德和諧,則幽閒處深宮,貞專之善女,能為君子和好眾妾之怨者。」《朱傳》:「窈窕,幽閒之意;淑,善也;女者,未嫁之稱,蓋指文王之妃,大姒為處子時而言也。…宮中之人,於其始至,見其有幽閒、貞靜之德,故作是詩。…漢匡衡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言能致其貞淑,不貳其操,情欲之感,無介乎容儀;宴私之意,不形乎動靜,…。』」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注《關雎》引匡衡為齊詩說。朱子主毛傳,並引齊詩說,則幽閒狀其容儀、動靜,《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周旋可則,容止可觀。」漢禰衡《鸚鵡賦》:「且其容止閑暇,守植安停,逼之不懼,撫之不驚。」貞專指其淑是也。
《孔疏》:「窈窕者,謂淑女所居之宮,形狀窈窕然,故箋言幽閒深宮是也。傳知其然者,以其淑女已為善稱,則窈窕宜為居處,故云:幽閒,言其幽深而閒靜也。」姚際恆《通論》:「窈窕二字從穴,與窬、窩等字同,猶後世言深閨之意。」孔、姚以窈窕狀其宮之幽深,恐非傳意,蓋毛並以幽閒、貞專狀善女也。
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引魯說曰:「窈窕,好貌。」屈萬里《詩經詮釋》從之,言容貌美好也。今人以「窈窕淑女」形容女子內外皆美,當從魯說而擴大其義;據《朱傳》,則已改義矣。劉運興云窈窕之本義乃幽邃深肆,用狀美麗姿容,則為「綽約」之音假;上古綽約、窈窕音近,例得相通,《詩》以「窈窕」為假字(《詩義知新》,山東教育出版社,1998.3,p.10—13)。
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引韓詩說曰:「窈窕,貞專貌。」《文選》顏延年《秋胡詩》李注引薛君《章句》文。」後漢薛漢著《韓詩章句》。
「窈窕」亦有析言之者:本篇《詩序》:「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錢鍾書《管錐篇》第一冊《毛詩正義》之六《關雎》將篇名連下讀,陳奐《毛詩音》:「《關雎》,篇名,連下讀者非。」「憂」原作「愛」,校勘記據毛本改,《管錐篇》第一冊《毛詩正義》逕作「憂」。淫,迷惑或貪欲,《孟子‧滕文公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趙岐注:「淫,亂其心也。」《呂氏春秋‧直諫》:「(荊文王 )得丹之姬,淫,期年不聽朝。」 高誘注:「淫,惑也。」《禮記‧坊記》:「夫禮,坊民所淫,章民之別,使民無嫌,以為民紀者也。」鄭玄注:「淫,猶貪也。」《禮記‧緇衣》:「故君民者,章好以示民俗,慎惡以御民之淫,則民不惑矣。」鄭玄注:「淫,貪侈也。」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以「哀之為言愛,思之甚也。」高誘註《呂氏春秋‧報更》篇之「哀士」及《淮南子‧說林訓》之「哀其所生」等,「哀」均訓愛;《管錐篇》第一冊《毛詩正義》引《鄭箋》謂「哀」當作「衷」,中心思念之意,意與愛通;又以「哀窈窕」承「不淫其色」,「思賢才」承「憂在進賢」,古希臘談藝謂ㄚ叉句法,深得古人交錯行文之方。
乃若「窈窕」,《釋文》引王肅:「善心曰窈,善容曰窕。」另揚雄《方言》卷二:「美狀為窕,美色為豔,美心為窈。」《管錐篇》第一冊《毛詩正義》謂:「按《方言》作:『美心(為窈),美狀(為窕)』。」此非《方言》原文。《管錐篇》第一冊《毛詩正義》:「『淑』固為善稱,然心善未必狀美,揚雄之說兼外表內心而言,未可厚非,亦不必牽扯『居處』也。」錢說非是,「窈窕」為疊韻連綿詞,不可分釋,三家詩說均然;且《詩序》重德,非以色為說,與魯詩說異。故言憂在進賢而思賢才,不貪惑美色而喜其柔順文靜之容止也。

〈來自Bookman:人文願景〉
http://168hy.blogspot.com/

沒有留言: